白鲨糖

是一颗白鲨糖,很会融化。

©白鲨糖
Powered by LOFTER
 

这么久回头看还是喜欢。觉得可爱。觉得特别。没有精力。最挣扎的时刻用掉了,最努力热情的时刻也用掉了。


而且一直会质疑。质疑爱。


喜欢的方面具体好难说清。有点像是需要弥补自己的缺陷,大概也是说明多年以来内在毫无长进。

真的好懒得活下去呀,人生的比赛没有热切的候补选手吗?

 

啊。

 

过个好年

2018年结束了呀,之前想了很久年度总结要写什么,结果真的开始动笔才发现脑袋空空如也的时候,不得不还是用这句话开篇。

其实是(以不情不愿的态度)做了很多事情的一年。

离开一个国度,到一个新的国家来。攒钱然后花掉,吃饭然后减肥,陌生然后熟悉,入戏之后再分离,愤怒然后平静,短暂地义愤填膺之后恒定地消沉无力,装模做样地拥有然后故作潇洒地舍弃,小心翼翼地追寻再心灰意懒放弃。生活好像是一天天这样令人难过地循环着变得陈旧,在崭新里面老去。零零碎碎鸡毛蒜皮,里面夹杂星点闪亮的片段,好让我假装这一切都有意义。

某一天看到的漂亮橙红色晚霞,凑巧得到的一个特别的笑容,夜晚和银色反光的电梯,突然看到的柔软或者...

 

谎言、走廊和玩具

从前有一条走廊。

只要你在走廊里试图欺骗自己。

就会一辈子得不到想要的玩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可见,三词练习对脑袋空空的人无效。

 

喜欢:夜里的风、空白的明天、深夜的眼睛和路灯、很密的睫毛

不喜欢过但是喜欢了:轻轻弹起来的键盘、不知名处丝线一样的疼痛、上一秒突然想起又忘记的某物、突然躺下

闭嘴吧。

闭嘴吧。

见每一个人然后消失在他们中。

 

余人

在黑夜里闪烁的眼睛和脚踝的弧线,

只管在阳光下去看:

“清醒是一种腐烂”

嘘——

把信任给路灯和它们看守的夜晚


或者在烈日下

苍白健康地干枯吧


 

我们是无法越变越好的。

变化这件事,在时间的内部萎缩或者膨胀,但时间却不是它的尺。

 

咽喉

我想要咬住它。用牙齿的边缘轻轻地磕碰它的脖子,知道在那软的皮肤下也是真实存在着小而硬的喉结,知道那里面的确流淌着热而黏稠的血。

我什么也没有,就只好用这一副天生的武器去证明拥有。

咬住你,幻想能咬住时间的咽喉。


卑鄙和勇敢一样需要被证明。听起来似乎有点抽象吧?但实际上来讲,就是说如果不做卑鄙的事也不讲卑鄙的话,你永远不会晓得自己能够卑鄙到什么程度。

“星期天的下午三点,手边放着一碟软软甜甜的点心和茶,花园里面长满野草和野花,邻居的猫钻过栏杆来巡视自己的地盘;我不看书也不说话,躺在那里一直到天黑下来。”

一枝和花仰面躺在草坪上。她们把手和脚完全放松地舒展开,在湿软的夜风...

2016过得丧丧的。
所以今年的设定是元气眼镜萌娘!
小小的目标们定好,每天开心得像傻男友一样!
总之今年大家一起加油噢~
爱你们!希望被爱回来!

 

“你过得好么?”

“不好吧,也许。”

“想过回去吗?”

这个城市没有信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