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鲨糖

是一颗白鲨糖,很会融化。

©白鲨糖
Powered by LOFTER
 

不能合心意。不能只因合心意。

 

我们是无法越变越好的。

变化这件事,在时间的内部萎缩或者膨胀,但时间却不是它的尺。

 

咽喉

我想要咬住它。用牙齿的边缘轻轻地磕碰它的脖子,知道在那软的皮肤下也是真实存在着小而硬的喉结,知道那里面的确流淌着热而黏稠的血。

我什么也没有,就只好用这一副天生的武器去证明拥有。

咬住你,幻想能咬住时间的咽喉。


卑鄙和勇敢一样需要被证明。听起来似乎有点抽象吧?但实际上来讲,就是说如果不做卑鄙的事也不讲卑鄙的话,你永远不会晓得自己能够卑鄙到什么程度。

“星期天的下午三点,手边放着一碟软软甜甜的点心和茶,花园里面长满野草和野花,邻居的猫钻过栏杆来巡视自己的地盘;我不看书也不说话,躺在那里一直到天黑下来。”

一枝和花仰面躺在草坪上。她们把手和脚完全放松地舒展开,在湿软的夜风...

2016过得丧丧的。
所以今年的设定是元气眼镜萌娘!
小小的目标们定好,每天开心得像傻男友一样!
总之今年大家一起加油噢~
爱你们!希望被爱回来!

 

“你过得好么?”

“不好吧,也许。”

“想过回去吗?”

这个城市没有信箱。

 

【SPN扫文笔记】感觉身体被掏空

很多事等呀等呀就永远不会做了。

所以一边看一边记一记。

因为真的看到许多好车,外加很多车祸。相信我,一开始真的只是想找几块小甜饼。

另外果然看英文同人的时候,OOC着O着O着就习惯了。


NC17率排行榜,两张图表明这个记录贴(SPN)的属性。

谢谢麦片的截图,爱你。


1

首先是SD文,毫无疑问。

看了几篇Leonidaslion的文,因为之前看过的几篇小短文还蛮可爱,结果微微有点小失望。

One Going on Eternity And Counting

不是很新颖的故事,L文里常见的琼瑶结构,但是人物和对话还有点点可爱。

关于Dean对Sam说出的每一个NO和...

 

威化饼

这个世界上偶尔会有人给你百分百的满足,哪怕他只能被你百分之一的占有。

他是刚刚融化在口腔的奶糖,是永不令你失望的秘境。

当你爱他,他将占有你。


Jared遇到Jensen的时刻,首次真切地感到了自己性格中脆得像是干花书签一般的那部分。

确切说,是被突然拿出书页的干花书签,平整,干燥,颤抖。必将被揉碎。

Jensen穿淡粉色的衬衫,扣子敞开,露出一件白色圆领T恤;他几乎是害羞的,于是他故作轻松地讲话,语速快到可爱,右手不自觉地摩擦浅蓝牛仔裤的口袋边缘,频繁地眨眼和摆弄一头金发,对自己的美好显出一种可怕的无知。

Jared感到巨大的恐惧,不是因为他棒呆了——尽管没人会否认这一点,而...

 

悲伤的芝麻大陆

有一个世界,板块碎裂得像一袋芝麻,每个人拥有一块大陆。

有的大陆之间恰好有桥,有的恰好有船,有的恰巧有信鸽或者彩虹。


51有一台旧旧的望远镜,正对244的大陆。

望远镜开机很慢,每个月只工作一天,随机的某一天。

有时候是五月的最后一天和六月的第一天,有时候是九月的第九天和十月的第十天。

于是每个月分成前半截和后半截。

前半截的每个早晨,51坐在镜头前等待五分钟,等待黑屏或者一整天的清晰画面。


而244有一台相机,镜头朝向51的大陆。

相机很任性,每个月只能拍十张相片。

想着:下一个表情会不会更加美丽呢

以至于限额总是积攒到最后一天。


SAM DEAN CAS的...

 

上帝的薯片小屋

咔哧咔哧咔哧咔哧

他撕开第二十六个黄瓜味乐事包装袋

唾液——微小的电流在口腔里游动

类似贴了口腔溃疡贴,或者SAMMY经常给出的那种、不上不下但并不糟糕的吻


现在是星期三的中午十二点半

“如果你撕开二十袋德克萨斯烤肉味乐事而不吃掉任何一片”在昨晚的梦里,Bobby说,“就会得到一个机会,一个实现任何愿望的机会”

而Dean想要试试黄瓜味会不会同样带来奇迹


他盯着气味飘出那些开口的袋子

实际上张嘴吃下一片的欲望令他疲倦

咔哧咔哧咔哧

事情总是这样——被过分满足或过分搁置的欲望总是有这样的特性:令人懒惰,消耗温柔

第三十七袋薯片在被打开前先被捏得粉碎

DEAN发誓自...

 

每次大战主角都在城外挂机

今天要走晋江风。

论文写得要哭了,娱乐一下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、武林排位战


三月三,武林排位赛召开的前一日,城郊一小屋内,有一人五心朝天,晕在地上。


[嘶……]

乍一恢复意识,谢台铮立马感受到左侧脑后的异样:剧痛,夹着黏糊糊的凉意。他勉力张开酸肿的眼睛,看到的却仍是黑漆漆一片,同闭着眼时几无区别。他用右手手肘撑着半支起身子,左手反手去摸脑后,发根处果然湿了一大片——搓一搓指尖,是滑腻腻又有点滞涩的触感,十有八九是自己的血。

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自己是在去典当行的路上被人偷袭,挨了狠狠一击后晕了过去,被扔进了这个黑乎乎、香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