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鲨糖

是一颗白鲨糖,很会融化。

©白鲨糖
Powered by LOFTER
 

骨城

米尓背着心爱的咖啡色双肩书包,离开了家。


离开之前,他把早就写好的信放在了主卧的床头柜上。然后蹑手蹑脚地钻进厨房,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冰皮月饼。

凌晨一点的时候夜深人静,爸爸妈妈果然像妖精说好的那样陷入了深深的睡眠,妈妈安稳地窝在大声打着呼噜的爸爸怀里,脸上是像白天一样温柔的表情,大约是正在经历一个香甜漆黑的梦。


那之后他推开门,来到了院子里。

院子里比屋里凉上许多,是初秋带着露水的寒冷。

每隔三秒钟,虫鸣便从不知何处传来,像上好了发条的玩具。除此之外便是树叶互相抚摸的声音,远处塔尖上红色信号灯的喘息声,泥土中的石块挣扎的声音,花盆里小虫奔跑的声音和花朵开放、孕育果实的声音……在这样的夜色里,寂静的只有人类。人类被大家一致决定排斥在外,永远不会收到夜晚聚会的邀请,除非有长相和人类相似的妖精决定网开一面,送给他们伪装的药水。


米尓突然变得有一点动摇:我是不是不该接受妖精的邀请呢?爸爸妈妈喝下的遗忘药水会不会提前失效呢?我真的能够找到加西么?

这些小小的不确定充满了他,夜色变得愈发嘈杂。

然而不能退缩。想到加西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指甲盖儿大小的晶莹柔软果冻一般的透明瓶子,里面盛满水晶一样璀璨的淡蓝色液体。他捏紧那个小小的瓶子,就像拽住了一个渺茫但是唯一的希望,拽住了陌生世界的小小衣角。

如同为了防止自己后悔一样,他飞快地将瓶子整个儿放进嘴里。没有绚丽的魔法或者剧烈的晕眩或者钻心的疼痛,那袖珍的蓝色瓶子在接触到他舌尖的一刹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从食道一直通向胃部、继而传遍全身的薄荷味儿的凉意。除此之外,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但妖精从不欺骗。夜色世界的大门已经为米尔敞开。

而直到他实现那个唯一的目的或者殒身在追寻的道路上之前,日光的世界会将他排斥驱逐。


从这一刻起,他是流亡在白日边沿的叛徒和游走在夜色深处的异端。


而在那遥远的、只存在时间的废墟和空间的尽头的城堡中。褐色的河流流经蓝色的土地,王们的骨中流淌着血肉,他们在螺旋着直直刺入地心的祭坛最深处叩首,簇拥着唯一的臣民。

“来吧,走上无路之路。解救我然后找寻我,我的仇敌!砍下我的首,好令你向我祈求怜悯!”

那唯一的臣民用足尖顶着地心,这样命令和哀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