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鲨糖

是一颗白鲨糖,很会融化。

©白鲨糖
Powered by LOFTER
 

前男友劝他别写爱情故事

王五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,生活过得单调寡淡——像是未煮黏稠的纯白大米粥那样寡淡,勉勉强强使人果腹,喝完后口里阵阵发酸。

他不爱运动不会唱歌不喜绘画不善言辞不嗜烟酒且不求上进。

当然他自认也有不凡之处,有着胸中天地,不同他人。他以写书卖字为生。

一部分文字是卖得充满真心实意,布置在展柜里,明码标价。神鬼妖仙,侠盗臣君,或是卖个刺激新奇,或是个卖笑骂讽讥,买主们每每回味那些字里的乾坤,忖度他的人品个性——或猜是个清傲书生羽扇纶巾眉飞入鬓,或猜是个逍遥浪子看遍万水千山从不曾交付真心。

一部分文字是写的尽是假意。私藏在日记。一句话不愿好好说,生生拆成十句八句;犯的错都写成个个谜,日后再看也不致悔不当初自我厌弃;遇见的人物各自出场,都是撒鲜花,奏乐曲。

他写狐仙复前世仇,潇洒快意;也写某日偶遇一只雀鸟,顿感了无生意。

那一天天气不阴不晴,他和男友站在常散步的花园尽头,树荫浓茂之处。他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家门钥匙,面上是一个略略僵硬的表情,身体确是放弃一般的松弛。

那人站在对面,脸上有碎碎的一点阳光和大片树叶的影。

沉默有大约半分钟那样长。

他的男友说:“再见了。”

他就讲,好,再见。

他的前男友说:“你还是,别写爱情故事。”

他就想,好。

他模模糊糊知道原因。没有信望便没有爱,如同拜鬼神或是研究主义。

然后前男友就留下一个最后的拥抱:他缓缓地放松了面容,脑海中是前所未有的安宁,这安宁卷着暖洋洋的睡意,散到他每一个毛孔里。

这是长久以来最接近真的拥抱。

最后前男友赠他一个最后的背影。




  1. 下雪啦白鲨糖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