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鲨糖

是一颗白鲨糖,很会融化。

©白鲨糖
Powered by LOFTER
 

威化饼

这个世界上偶尔会有人给你百分百的满足,哪怕他只能被你百分之一的占有。

他是刚刚融化在口腔的奶糖,是永不令你失望的秘境。

当你爱他,他将占有你。


Jared遇到Jensen的时刻,首次真切地感到了自己性格中脆得像是干花书签一般的那部分。

确切说,是被突然拿出书页的干花书签,平整,干燥,颤抖。必将被揉碎。

Jensen穿淡粉色的衬衫,扣子敞开,露出一件白色圆领T恤;他几乎是害羞的,于是他故作轻松地讲话,语速快到可爱,右手不自觉地摩擦浅蓝牛仔裤的口袋边缘,频繁地眨眼和摆弄一头金发,对自己的美好显出一种可怕的无知。

Jared感到巨大的恐惧,不是因为他棒呆了——尽管没人会否认这一点,而是因为他感到了一种完全的统治作用在他的身体里,通过Jensen普通的说话和普通的笑,那甚至无需专门朝向被统治者双眼的一瞥。

这感觉强烈到几乎类似某种宗教,人们跪下祈祷,任何一点神恩的虚影都像全部的光。

Jared决定要对此做出抵抗,即使他相当知晓这挣扎会是彻底的徒劳。

他咬咬牙,生命中首次决定对一个特定的人展现自己全部可能做到的不友好。这会很难,无疑;但屈从于这种来由不明的软弱感觉完全不是Jared的个性,16岁之后他可以骄傲地说每一个选择都是他自己的,他完全地爱着并拥有自己。

这一点不会被改变。

或者至少不能如此轻易——他几乎是有些绝望地感到自己的让步。